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喻叶】在劫难逃 (下)

设定:大佬喻文州X伪卧底叶修

喻文州唇边的湿气氤氲在耳畔
“我要吻你了”,这是个肯定句。
他的舌尖抵上了耳廓,舔抵,辗转,带着喘息。
“喜欢么”他贴住耳边低声轻笑
叶修抖得耳根都红了。尼玛,这太犯规了,羞耻度MAX,要不是手被绑住了真想捂住脸
像是等不到答案的惩罚一般喻文州咬住了他的耳垂,同时一只手扶住肩膀一只手扣住了后脑勺。
所有感官都被放大在耳朵那里,叶修感觉得到牙齿一点点磨着耳垂,感觉得到喻文州的鼻尖轻蹭过他的脸颊,感觉到耳边的低喃细语。
这下叶修抖的头皮都麻了,但无奈现在的他已经被牢牢圈在喻文州怀里,动也动弹不了。好在他还有嘴遁这一招能用,于是结巴道,“文,文州啊,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们一起坐下来好好谈谈啊”
“恩,谈什么”喻文州漫不经心的回答道,他的注意力已经从耳朵转移到了锁骨,这骨窝深浅适度,线条清晰圆润,真漂亮,喻文州默默想着便低下头舌尖沿着锁骨的轮廓舔了过去,舔得叶修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不如我们谈谈你为什么把孙翔放走这个问题好了”
叶修一听,这是要套路哥的节奏啊,于是扭过脸左右而言它,“我这不是被追的紧暂时来你们这里躲几天么,中途遇到患难之人出手相助也是情理之中,这么点小事文州你就不要计较了”
他这一扭头脖颈的线条便突显了出来,喻文州托着后脑勺的手马上向下挪了挪,轻轻揉捏起了叶修后颈的一小块肉,颇有母猫叼小猫的架势。
“卧槽喻文州你想干嘛”叶修对这突如其来的做法有些惊悚。
“想干你”喻文州眼皮都不抬一下,刚刚扶在肩头的那只手便如蛇一般从下衣摆滑了进去。
看着这么瘦,摸着还挺肉,他若有所思的在叶修脸上扫了两下。
脸红了啊,有点可爱。
这么想着他的手便顺着腰线摸了上去,摸到那粒敏感处后改为拇指和食指一起缓慢捻搓。
“唔”叶修发出一阵战栗,大喘气了两下后实在觉得艰难的连白眼都翻不起来。
太丢人了,他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下自己,同时扎了喻文州小人数百下。
“叶修”喻文州突然停下了动作
“我好像硬了”
叶修此刻也很尴尬,我这被撩拨的人还没说话呢你这撩拨的人好不好意思啊,你难道让我说“对不住我也硬了”这种话?然后我们一起比比谁的宝剑更长?不成不成,这脑洞太可怕,叶修想着想着就黑了脸。
喻文州仿佛什么也没察觉似的握住了叶修的手,他的头靠在叶修的颈窝里,微微喘着气,“叶修你帮我摸摸”
叶修又是一个大喘气,完了完了今天两人中怕是有一人要菊花不保。想到这他干脆一闭眼,手就顺着摸了下去。
这还没摸到什么,就听门外叮呤杠浪一顿乱响。
“老大别怕!我来救你了!”是包容兴在大叫,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别的什么声音,什么“来,让老夫给你们开个门”或是“叶修你还挺不挺得住”,诸如此类呐喊层出不穷,要是仔细听还能辨认出孙翔的声音夹杂在里面。
这下喻文州的脸也黑了。
“啧”他站起身扯了扯手套,整理下衣摆,亲亲叶修脸颊道“等我”
等你才见鬼了,叶修又翻了个白眼。
门外打的不可开交,门内方锐以猥琐的走位偷偷摸了过来,“我来啦”
叶修惆怅道“平时没白疼你”
方锐一边扶着叶修起来,一边却又疑惑的看了看叶修,“你这兜里装了什么?硌得慌”
叶修面不改色的瘸着腿往前跳 “没什么,一根法棍面包”

ps:哈哈哈对不住开了一辆假车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