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喻翔叶】圈套(上)


时间设定:叶修身份暴露后,嘉世解散前

H市的夜晚灯火通明,孙翔站在嘉世的客厅里,透过玻璃窗他看见亮着灯的兴欣网吧门外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里面是毛衣衬衫,外面罩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拉链也没拉就这么敞着,是叶修。
仿佛注意到他的视线一般,叶修抬起了头,然后冲着孙翔挥了挥手里的易拉罐,算是简短的打了个招呼。

真恶心。
孙翔后退一步,拉上了窗帘。
孙翔觉得叶修恶心是因为他知道叶修是个gay,他知道叶修是个gay是因为叶修和他表过白,还不止一次。

“我说你这家伙天天晚上在这晃悠就为和那臭小子打个招呼,你值得么你。”魏琛不知什么站到了叶修身边。
叶修点燃了一支烟,深吸一口,“我也不知道。”
“我就奇怪了,这种毛头小子你喜欢他什么”
“呵,大概就是喜欢毛头小子那样的冲动与莽撞吧”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吸光了最后一口烟,他裹了裹身上的羽绒服,拉开门道 “回去吧老魏,外面太冷。”
“傻蛋” 他听见魏琛在背后骂。

孙翔在越云战队的时候叶修就知道他了,那时他还叫叶秋,越云战队也是个实力平平的小队。孙翔拼了命的将这只弱队带入了联赛 ,他的想法和他的性格一样直白简单,我要变强,只有我强大了你们才能放心的站在我的身后。正是这种韧劲与勇气让他闪闪发亮,让叶修注意到了这个执着而又骄傲的少年。

后来呢,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叶秋退役,孙翔接管了一叶之秋。

叶修表白,遭拒

表白,再遭拒

叶修不会向失败低头,也不会一次次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但每当他想要舍弃这段没有终点的单恋时,总会体验一把刀尖割肉般的疼痛,次数多了饶是叶修也受不了,在这件事上他从来都放不开也解决不掉,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急着寻觅一个水源。

年纪大了还是找个靠谱点的人谈恋爱吧,叶修把脸蒙在了被子里,然后对着一个手机号码编辑了条短信:H市,来不来。
他没有按下发送键,许久又从输入框内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还没等他删完,手机“嗡- ”的就振动了一下,一条短信跳了出来。
“有两天假期,我想去找你。”
“好”

叶修和喻文州约在宾馆见面,他们的关系如约见的地点一样简单粗暴。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叶修也想不太清楚,也许是第七期赛季末也许是第八赛季了,那时叶修待在嘉世受着外界的嘲讽和内界的压力,喻文州的出现像是打开了他压力的出口,你情我愿,干柴烈火,见面时耳鬓斯磨,不见面时就在战场上厮杀。因为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大家也都满意,这关系就一直断断续续保持了下来。

总之现在,他们又一起躺在了床上。一场时隔许久的鱼水之欢让叶修感觉有些略微疲惫,他摸摸索索从枕头下掏出一盒烟,开始吞云吐雾。
喻文州有些惊奇“你可真行,哪里都能摸出烟。”
“哥是谁” 叶修往床头的烟灰缸里抖抖烟灰,他此时还未完全清醒,眼尾带着一丝潮红,望着喻文州时眼睛里波光流转。喻文州凑过去摸摸他的脸颊,扶起他帮着按摩放松肩膀,“别老坐在电脑前,多活动活动。”
叶修舒服的眯起了眼,“唔,文州手法不错。”
他从心底里欣赏喻文州,无论是好床伴还是好对手他都扮演的非常出色,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叶修是愿意继续这段关系的。

喻文州按了一会儿肩膀,稍微活动下手腕,他问叶修,“你有没有考虑过把我们的关系再提升一下,你知道的,我们很合适。”
是的我们很合适,叶修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喻文州的话,但他没立刻做出回答,“再等等吧” 他说。

“是因为孙翔吗”
“恩,我那点事你也知道的。”

喻文州点点头,他不意外这个答案,于是也再没多问,两人又像连体婴一样缠绵亲吻了一阵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好好打比赛。”临走时喻文州的手攀上叶修的衣领,将他脖子上的围巾打出一个漂亮的平衡结。
叶修噗嗤笑了一声,“这话该我对你说,等着决赛哥虐你们。”
“很期待。”
他们又握了握手,友好的告别。

叶修没有去送喻文州,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








* 为什么想写喻翔叶呢,大概因为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性格的人吧╮( ̄▽ ̄)╭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