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周叶】他的龙(下)

设定:西方玄幻,人类在新大陆定居,魔物暗藏于湖底、森林,龙生活在洞穴。

*    除了吃喝玩乐什么也不想干的远古龙叶修 X 智商在线、心理活动丰富的人类周泽楷  

*还是一个小甜饼
*祝食用愉快 (。・ω・。)ノ♡

周泽楷在叶修的洞穴里住了下来。

虽然这个洞离地面的距离并不远,但周泽楷既不熟悉地形,一个人也走不出冰霜森林,他只能等待机会。

周泽楷开始断断续续从叶修口中了解到自己是怎么来的,了解到叶修想要拿自己换宝石的宏图壮志。可他有一点始终想不明白,叶修为什么要养着他。

“你可以现在就带着我去换宝石。”周泽楷向叶修提议。

叶修哼哼两句,“哥又不傻,现在放你回去肯定有埋伏等着哥。”

“我不是这个意思。”周泽楷耐心的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先把我藏在一个山洞里,然后去和他们谈判,告诉他们付一半宝石就能知道藏匿地点,接着你再使用“等价值天平”这个魔法将“周泽楷能走出山洞”的价值设定成另一半宝石,这个时候如果他们不支付剩下一半宝石就没办法让我走出山洞,即使他们最后有别的办法解除魔法,你也可以得到一半宝石保底。”

叶修呆住了,这听着可真是个复杂的计划,它想了想道“其实用不了那么麻烦,我比较喜欢用一手交人一手交货这种方式,如果谁敢耍赖,我就把他揍到死。”

很好,这很暴力也很符合龙的作风。

“那你还犹豫什么。”

“这么多年我都是自己住实在太寂寞了,我想让你陪陪我。”

这个理由连周泽楷也呆住了,怎么办心好累哦,他摇摇晃晃扶住了墙。

洞穴里的生活单调而又乏味,叶修除了带给周泽楷新大陆的消息外有时还会亲自上阵烤肉来改善他的伙食。“叶修,你都吃些什么。”周泽楷边撕一条兔腿边问叶修。

“我们龙一个月吃一顿就行,没什么特别需求,海里的鱼,天上的鸟,地上的魔兽都行,实在没选择了其他龙也行,像我什么都吃,从不挑食。”叶修回想了一会儿,举起爪子对着周泽楷比划两下,“你这种的,一顿能吃50个吧。” “恩,50也可能不太够,还得加20个。”他又补充道。

周泽楷没再说话,他放下肉,转过身迅速爬上了巨大的动物骨架,然后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身后那摊可疑水渍。

叶修你别说了,你的口水都要把我淹没了。

在周泽楷的眼里叶修大概算是头奇怪的龙,比如它身上非常自然的人类生活习性,比如它早上刷牙。

看叶修刷牙也是周泽楷每天必定要经历的一个刺激场景。

叶修当然不会用爪子举着牙刷刷牙,这得多费劲多费牙膏,叶修可是实用主义龙,它会在需要的时候化成人的模样。

于是每当清晨降临,周泽楷只要一睁眼都能看见一个裸男站在山洞前洗漱。

“叶修,你能不能把衣服穿上。”他无可奈何的红了脸。

“咦,你见过哪只龙穿衣服。”叶修不以为意的转过身走了过来。这个白净的男人瞳孔黑中透着微微的蓝,瞳仁中心又带着一点金黄,此时正赤裸着身体跪在周泽楷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你不要这样看我。。。”周泽楷有些紧张,视线开始漂移。叶修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安抚道“别怕,我不吃你。” 指尖传来的湿润触感像是电流打入避雷针一般将周泽楷贯穿。

真是太糟糕了,喂,警务部吗?有龙在这里耍流氓。

叶修没有注意到周泽楷的异常,他伸出手握住了小周泽楷,继续笑道 “嘿,你也不赖嘛。”

轰!原地爆炸。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的周泽楷在这持续不间断撩拨下终于动了凡心。

在周泽楷到来的第二个星月时,冰霜森林迎来了寒冬。

森林里的物资本来就很匮乏,现在又碰到冬眠期,叶修不得不去更远的地方为周泽楷寻找食物,有时甚至得化作人型混入人类集市。

“哇,小周,哥告诉你,今天买苹果时差点儿就被人发现,城里还是太危险,吓死龙。”叶修絮絮叨叨的和周泽楷分享所见所闻。

周泽楷默默听着,他凑过来抱住叶修的爪子,将头靠在它的小肚皮上,“我知道的,你都瘦了。”

叶修有些不好意思,“恩。。你不用担心,其实也没有那么可怕,下次我会伪装的更好一些。”

火堆渐渐熄灭,寒夜降临。

叶修将周泽楷牢牢护在翅膀下,他们像每一个夜晚那样偎依在一起睡着了。

洞口突然传出一声轻响 黑暗中叶修缓缓睁开眼,“老魏你来了。”

“叶修,你知道的吧,你就要“入睡”了,也不知道这次破壳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到时候你连自己都顾不上,这小子怎么办,谁来照顾他。”魏琛难得严肃了一回。

“恩,我会考虑的。”

世界重新陷入黑暗。

周泽楷醒来时,列列风声响在耳边。
“你要带我去哪?乔一帆!”他有些惊慌失措。“叶修呢?”

乔一帆没回答,它一声不吭的继续保持着平稳飞行,爪子紧紧抓住周泽楷。

最后,它把他安全放在了轮回的城堡顶端。周泽楷看着乔一帆,“你告诉我叶修怎么了?”

乔一帆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前辈'入睡'了。”

“什么时候能醒?”

“可能是下个春天,也可能是一百年后的某个春天。”

“好,我等他。”

“你等不了的。”乔一帆最后看了周泽楷一眼,翅膀一抖冲上云霄,“人类的生命太短暂了。”它的声音消散在夜色里。

五年后的初春

一支军队浩浩荡荡踏进了冰霜森林。“你看,他又来了。” “真执着。”森林里的妖精们躲在树上窃窃私语。

“我给你带路呀。”一只甚至大胆的飞到年轻男人的面前。

“谢谢,我认得路。”男人礼貌道了谢,他的眼睛亮如朗星,清如湖水,时间没在他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有气质比起五年前更多了一分稳重。

军队最后停在了一个山洞不远处,年轻的男人看了一会儿,突然飞快的跳下了马,急喘着气头也不回的就向山洞跑去。

封印消失了。

江波涛紧跟在后面,他看着自家的王走进山洞,从一堆破烂的稻草中捧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

“这是什么?”江波涛好奇的问

周泽楷将那团小东西贴在胸口上,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着,仿佛下一刻眼泪就要夺眶而出。

“我的龙” 他说。





*龙的“入睡” :远古龙每隔千年会进行一次入睡,缩回蛋里回到胎儿时期,破壳期不一定,由龙的意志来决定,破壳后龙会得到新的爪子和羽翼,生长期很快,记忆会随生长期而增长。

评论(11)

热度(136)

  1. ぎょう嘻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