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all叶】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一)

设定:古代架空

*ooc

**无朝代无历史逻辑,请历史考究者注意避雷

*争取两发完结(๑•̀ㅂ•́)و✧

叶天师有三个得意门生,一个叫大眼儿,一个叫少天,一个叫小周。叶天师带着他们闯荡江湖,言传身教。

叶天师还有三个死对头,一个是太医院喻文州,一个是锦衣卫韩文清,一个是妙笔生花张佳乐。叶天师和他们斗智斗勇,相爱相杀。

“老叶,我们为啥过得这么凄凉。”黄少天坐在破庙的门槛上啃馒头,“呸呸呸呸,这馒头都放馊了,要我说我们今晚上能不住庙么,乌漆吗黑不说还怪吓人的。”黄少天几口吐掉嘴里的馒头渣子,大气一挥手道“走,老子带你们吃香喝辣的去!”

“消停会吧你,一个僵尸还怕鬼,也不嫌丢光你们尸门的脸。”王杰希走过来一张符纸就拍在了他脑门上,黄少天分分钟被定住,只剩眼珠子咕噜噜转个飞快。

“不愧是大眼儿,不仅嘴皮子快脑瓜子也灵光,少天你也多学学。”叶天师欣慰的点点头 ,黄少天眼珠子转的更快了,要不是被定在原地,这会儿铁定要扑上来和王杰希拼个你死我活。

黄少天是叶天师从土里亲手刨出来的,叶天师当时以为这趟怎么着也能捞个僵尸王,结果刨出来一看,好家伙,是个小少年,还是个尸变了一半的少年。没刨出僵尸王的叶天师也不懊恼,挖错了怎么办,再埋回去呗,叶天师哼哧哼哧又刨起了土。

黄少天一看,艾玛老子刚出来你就要把老子埋回去,没人性啊你!但他又打不过,只能坐在周围渐渐升高的土堆中心干嚎,“嗷,你留着我嘛,我能说会道,有我的旅途中你会充满欢乐。”

“不需要。”叶天师头也不抬的继续刨土。

“嗷!别这样啊,我还会做饭,什么花样都会,保你吃的心满意足。”

“哦?”叶天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思索了片刻后问道“柿饼会做么。”

“会会会”

“恩,那就留下吧。”叶天师舔舔嘴,柿饼最好吃了。

于是,爱吃柿饼的叶天师带着会做柿饼的僵尸黄少天踏上了坑蒙拐骗,哦不,是劫富济贫的道路。

叶天师对劫他人之富济我之贫这种做法完全不会脸红,天师也是要吃饭的,不吃饭肚子会饿,肚子饿会没有力气,没有力气怎么拯救苍生。

脸皮什么的叶天师从不在意,反正又不能吃。

和黄少天比起来,王杰希和周泽楷的来历就简单多了,他们都是来投奔叶天师的。

王杰希第一次遇到叶天师时叶天师正藏在他家柴房里偷偷摸摸往嘴里塞一只鸡腿。

“你躲这干什么呢?”王杰希一脸好奇。

“嘘,小声点啊,本天师吃顿饭不容易的。”叶天师用手背抹了抹嘴巴,又从怀里掏出一只油汪汪的鸡腿朝王杰希递了过去,“吃呗。”

“不吃。”王杰希又问,“你说你是天师,那你会变什么戏法?”

“变戏法的那是杂耍。”叶天师舔舔手指,袖子一甩就将一个物件甩进了王杰希怀里,“你把这玩意收好,保你这次平平安安。”

什么?王杰希捡起那枚薄如蝉翼的玉佩再抬起头时,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只留下零零散散的一地鸡骨头。

跑的还挺快,王杰希笑着摇了摇头。

当天晚上,王府就发生了一场不同寻常的疫病,患病者开始时口吐白沫,接着手脚会冰冷僵硬,不多时就会意识混乱开始发狂,王府上下一下子乱成了一团。

王杰希孤零零站在后院里望着坐在墙头的叶天师。

“你带我走吧。”他说

“咦?你这孩子有意思,怎么一点都不伤心。”叶天师叼着一片树叶,胳膊肘撑在墙头的树枝上,饶有兴趣的支着头问。

“我是被收养的,没有了也不会有人在意。”王杰希耸耸肩,一脸坦然。

“那你会什么?”

“会易容,会针灸,还会一些。。。逃脱的法子。”王杰希顿了顿,露出一点狡黠的笑  “我学东西快,会对你有用处的。”

“成了,那你就跟着我吧。”叶天师吐出嘴里的树叶,跳下了墙头。

黄少天对王杰希的到来挺不满意,他觉得王杰希太能装,叶修面前乖巧可爱,聪敏好学,叶修一走就拿针戳他,还美名其曰“练习针灸之法”,害的自己和叶修独处的机会都变少了。为了报复王杰希,黄少天也是什么手段都使了出来,他最长用的一招还是身体撞击,仗着自己皮糙肉厚,百毒不侵的身体特性,黄少天总是能把王杰希撞到墙上去。一来二去的,王杰希也就收敛了很多。

至于周泽楷的来历就更没什么看点了。

它是一只六尾狐狸,大雪天被叶修捡了回来,醒来后期期艾艾的就要报恩,丢出去三次找回来三次,叶修耐不住它的坚持,也就答应暂时留在身边,这下可好,一留就留成了三徒弟。

王杰希和黄少天一看这可不行,再这么捡下去非得捡成个马戏团。于是软磨硬泡硬是让叶天师答应再不往回捡任何东西才作罢。

捡徒弟是停止了,可生活成了难题。

现在,他们师徒四人正挤在破庙里唯一一张草席上瑟瑟发抖。

“这天真冷啊。”叶天师上牙磕下牙,哆哆嗦嗦的窝在王杰希怀里。

“可不是么,要不是朝廷那边追的紧我们还用住这。”王杰希不动声色的搂紧了叶天师。

黄少天想说点啥,但碍于还贴着符,只能先用眼神凌迟王杰希。

周泽楷此时也变回了原型,叶天师捞过它的一条毛尾巴把脸埋在里面,舒服的叹了一句“还是小周好。”

不,不谢。周泽楷也把它的狐狸脸埋在了尾巴里,它害羞。

四人正挤在一起打着哆嗦,就见破庙顶上哐当一声掉下个人,叶天师这么一瞅,马上跳了起来“怎么是你?!”

来人定睛一看也是乐了,“嚯,怎么是你们。”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