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all叶】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二)

设定:古代架空

*ooc

*无朝代无历史逻辑,请历史考究者注意避雷

*。。。一定三发完结(๑•̀ㅂ•́)و✧

来人身高近八尺,面庞清秀,头发稍长在脑后扎成一小束,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倒是那稀疏冷淡的眉眼徒增了几分不协调的忧郁。

叶天师一见他头就痛,这张佳乐被冠以妙笔生花的称号不仅仅是指他文笔好,更是因为他有奇门兵器:一支特质的判官笔。那笔全长约三十厘米,笔头尖细,笔把粗圆,中心处有一圆环可套于指端,近战时笔身会突然间缩短或是暴长,着实难以对付,早先前叶天师就在这笔下吃过不少亏。

当然,张佳乐并不会真拿笔捅他,他只会拿笔调戏他,还是各种层面意思上的调戏,便是现在想起往事,叶天师还是会老脸一红,羞耻,真是太羞耻。

对于张佳乐,叶天师还是看重于速战速决。

“关门,放少天!” 随着叶天师当机立断的一声暴喝,王杰希迅速扯下了黄少天脑门上的符咒。

张佳乐:。。。。。

黄少天:。。。。。

黄少天显然不在状态内,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缓缓问道,”你叫什么来着。”

“张佳乐”王杰希好心提醒。

”哦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妙笔花生张佳乐?”一经提点黄少天立马开始磨拳擦掌,跃跃欲试。

噗嗤,叶天师发动嘲讽攻击。

我艹,你丫故意的吧?!张佳乐气绝。

你才妙笔花生,你全家都是花生。他一生气,手中的笔飞快的挽了个花,就向黄少天刺去。

黄少天哪肯就站在原地让他刺,他一把抓过身后的软剑也跟着冲了过去。

“嗷!吃我一剑!!我戳!”

“你这家伙打就打,嗷个什么,还有叶修你乖乖跟我回城,你要是不想走着去,我就把你五花大绑然后抱着你去。” 张佳乐一边吐槽黄少天一边不忘他的老本行,调戏叶天师。

“尼玛,敢调戏我老叶!!看剑!!!”

张佳乐懒得听他逼逼,轻松躲过几剑后迅速解决掉了黄少天。

“叶修你太大意了。”他甩了甩手腕收起判官笔向叶天师走来,还没走出两步,就听扑通一声,张佳乐栽倒在地。

“你太大意了。”王杰希笑

张佳乐被五花大绑的捆在地上。

“看你还嚣不嚣张。”叶天师拍拍张佳乐的脸,“等着哥好好伺候你。”

“好啊。”张佳乐笑得灿烂,“床上么?乐意奉陪,不过叶修,你真以为就我一人来了?你绑得住我你能绑得住他么。”

“靠,大眼儿快堵上他的嘴!”

王杰希终究是慢了一步,只见张佳乐舌尖向前一顶,一枚小巧的鹰哨便被他含在了唇间。

伴随着一声尖啸,一个人影从破庙顶上跳了下来。

呵呵,这下真完了。

如果说想到张佳乐就会让叶天师头痛,那想到韩文清叶天师大概就只能是生无可恋了。

韩文清是叶天师的青梅竹马,那时他还是个萌萌的小团子,天天跟在叶天师屁股后面,叶天师那叫一个喜爱,嘴里“文清文清”叫得可欢,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只团子突然长残了,但叶天师也不嫌弃,残就残呗,还好是脸残不是脑残,再后来,这只长残的团子开始让叶天师练习扎马步,这下叶天师可不乐意了,他能是扎马步的料么?他当然不是,所以叶天师选择撒腿就跑。

韩文清在他身后狂追不舍,“叶修你等等,马步扎完你还要打十套拳!”

我呸。叶天师一听,那跑的是更快了。

叶天师这一跑就跑了十来年,此时再见昔日竹马,心中还是充满了当年被扎马步支配的恐惧。

韩文清倒是一点都没提当年往事,他望着叶天师,只道了一句, “回去吧。”

“行”叶天师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但前提是你得先放了我三个徒弟。”

“我要他们做甚。”韩文清似是不解的望了那边一眼,“依你。”

黄少天炸了,他一个蹦子从地上跳了起来,目色赤红 “谁也不准带走老叶!”

叶天师轻笑了声“少天乖一些”,然后视角又转向王杰希那边嘱咐道“大眼儿你和小周多看着点他,我到老韩那顺点宝贝,去去就回。”

“恩。”王杰希回的不情不愿,但终究是答应了。

韩文清的队伍走走停停了三天才回到皇宫,期间叶天师没耍任何花样,不是他不想耍,是他实在没机会耍。这一路只要是骑马赶路韩文清的手就仿佛铁箍一般紧卡在他腰间,有几次勒得叶天师差点要翻白眼,好不容易等到下马韩文清又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根拇指粗的链子,一头拴在叶天师手腕上一头缠在自己手上。

“这啥。”叶天师抬抬手,链子发出哗啦啦一阵响。

“玄铁的”

“我靠,老韩你不厚道。”

“哼,你就等着待会儿被收拾吧”韩文清冷笑

叶天师闭上了嘴,他抬头望望夜空,又掐指一算,恩今个儿凶多吉少。

评论(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