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all叶】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四)

设定:古代架空

*ooc

*无朝代无历史逻辑,请历史考究者注意避雷

*前文有补文,连接http://xixi5305.lofter.com/post/1ed7e43c_11d1a983

*最后一发

叶天师光着屁股忧郁的坐在屋檐上望月亮。就在刚才,他仅剩的那条小裤裤也在喻文州手下壮烈牺牲。
然而事实也恰好的证明,人类的潜力是无穷的,失去小裤裤的叶天师在眼看屁股保不住的形势下爆发了。

如果要还原当时的情况,大概是这样的:喻文州正抱着叶天师甜甜蜜蜜的亲吻,弱鸡叶天师突然就用洪荒之力使出了一击手刀,一切发生太快,喻文州啥也没来得及说当场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叶天师一看,嗨呀,好机会啊,二话不说立马扒了喻文州的外衣裹在身上开始跑路。
该往哪儿跑呢,叶天师看着快要落山的太阳心中略微一计算便下定主意,行了,就往东边跑吧,大吉。
叶天师算得没错,东边是没有人,但东边有一堵巨高无比的墙。
一堵墙怎么能为难住叶天师,他一撸袖子蹭蹭蹭的顺着墙边的大树爬了上去,好不容易爬到墙头,往墙那面一瞅,就见韩文清光着膀子在对面院子里练武。今天真TM邪门,叶天师啧了一声,感叹一句时运不济便转了个方向朝着房檐爬去。

大半夜的,叶天师还在屋顶上光腚遛鸟晒月亮,屋下早已是乱糟糟一片。

“找到没?”
“这边也没有,我们去那边看看!”

“阿啾。” 真冷,就在一无所知的叶天师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时,他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呼唤。
“老叶!老叶!”

叶天师寻摸着声音扭过身,看见黄少天抱了个白团子畏畏缩缩正蹲在墙头。

艾玛,等你们好久了,叶天师热泪盈眶,颇有老父亲见了儿子般的架势,这么多年少天你除了会做柿饼外终于也干了件靠谱的事。

白团子望着叶天师哼哼唧唧,小鼻子上的胡须也随着鼻子的抽动一翘一翘。叶天师了然的点点头,冲着白团子张开手“来吧,我抱你。”

白团子矜持了一秒后,踹开黄少天就往叶天师怀里扑去,不仅扑脑袋还使劲拱了拱,叶天师本来就没穿多少,被这一闹腾险些裸奔。黄少天在一边看的是又流鼻血又牙酸,“见色忘友的小东西”他先是鄙视了一番周泽楷,接着又和叶天师撒娇道“人家千辛万苦来救你,你怎么连理都不理一下,委屈。”

叶天师是吃这一套的人吗?他是,当即也把黄少天搂在怀里撸了两把毛。黄少天的脸紧靠在叶天师胸膛,他感觉到了温热的,肌肤特有的柔软触感,各种绮丽的念头涌上,一个没留神鼻血又淌了下来,黄少天掏出纸默默擦干鼻血,仰起脑袋在叶天师下巴颏上讨好的蹭了蹭,老叶都怪你,怎么能误伤友军。

他们二人一狐在屋这边亲亲我我,王杰希在屋那边等得可谓心急如焚。“你们有完没完,怎么动作这么慢。”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我选择死亡,王杰希想。

就来就来,黄少天一面应着声一面示意叶天师跟着他走。

漆黑的夜色下,几人的身影在屋顶上悄无声息的掠过,偶尔听见几声清脆的砖瓦声响起,惊得守夜的宫女几句轻呼。

“老叶,你说我们像不像百鬼夜行。”黄少天一边跑一边笑嘻嘻的露出一颗小虎牙。“像个大头鬼,看路。”王杰希没好气的又丢过来一句,“要知道我们”他突然停下话头,放缓脚步的同时左手微做出一个停止的手势,右手摸向了腰后的匕首。

“谁?”

“这么巧,又见面了。”来人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

“呵呵张佳乐有意思么你,打小朋友你丢不丢人。”叶天师呸了一声快速往后退了两步,“我们四你一,不占你便宜,快走吧你。”

张佳乐对这挑衅一点也没上心,他打了个响指,房屋四角嗖嗖嗖爬上来四个人,“呵呵,你怎么老不吃教训,谁说我要一个人和你们打。”

“你这不要脸和谁学的”叶天师啪啪几张符甩出,刚上来的那三人已经呆站着不动了,有个还没爬上来就被贴中,硬邦邦的又栽了下去。

“和你学的。”说话间又是六个人爬了上了,不大的屋顶一下子站的是满满当当。

张佳乐十人组:呵呵呵

叶天师四人组:。。。。

我艹!!!真不要脸!车轮啊你!!黄少天打得是悲从心来,抽空还慰问了王杰希一句,“老王你挺不挺得住。”

“还行,叶修呢”

“我,我。。。靠!谁推的我!嗷!!”

叶天师从房顶上掉了下去。

众人皆是一愣。

?????叶修都掉下去了我们还打个屁啊!!!

救人要紧啊!!!

叶修没死,但他失忆了。

一觉醒来的叶修用手推了推扒着他不撒手的青年,脑海中浮现出几行大字,黄毛,胃口好,爱好做柿饼,特长话唠。但他想不起来是谁,多么狗血的设定,老子什么时候就有了这么大个孩儿,叶修现在不仅头疼还隐隐觉得有些蛋疼。

此时那黄毛男青年也醒了,正眼巴巴的望着他,“老叶老叶,你可算醒了。”语气带着让人怜爱的小委屈。

“哦,你谁。”叶修咽了口吐沫,把到了嘴边的那句我艹吞了回去,不妙,这人有点可爱。

“我叫黄少天。”黄毛小青年殷切的握住了叶修的手,“我是。。恩。。我是你郎君。”

叶修:?

门被推开,一个人冲进屋来,抓住黄少天就丢出了窗户,“你怎么又进来了,那谁,这回把他扔远点儿。”转而又笑眯眯的看向叶修“吓着你了吧,他骗你的,我才是你郎君。”

叶修:???

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屋子里又哗啦啦涌进一群人,黄毛的,黑毛的,还有带尾巴的,恩???带尾巴的??叶修大脑有些当机,他磕磕巴巴的问了一句,“你们谁?”

他们殷切的望着他,异口同声道“你郎君。”

叶修咕咚一声又栽倒了。









叶修:我可能睡了个假觉

*我这文这么清水!!连亲亲都没有哪里不符合规定了!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