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all叶】出发吧,魔法使

*设定:大佬叶的魔法日常短篇
*ooc
*有女装大佬出没,请避雷
*[出发吧,魔法使]王叶篇 的扩展版,也可以说是后续版。可以接在一起看,分开也没什么影响。(其实我就是突然想写个女装)

“咳,各位同学晚上好。”叶修清清嗓子,拨拉了两下眼前的麦克风。他此时正穿着象牙白的袍子站在台上,底下坐满了黑压压的魔法使,聚光灯打在他头顶,照亮了空气中细微的魔法元素,也让袍子上刺绣的花纹在元素感应下开始衍生,缓慢移动位置并变幻出不同色彩,一切宛如神迹。

底下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大家都知道,此时站在台上的是大名鼎鼎的叶修,是斗神,是魔法学院的元老级传奇人物,在这之前一直以叶秋的名字示人,也从不出席学院的任何典礼。此时他出现在这里,除了陌生和好奇,难免还是会产生一丝紧张的情绪。

“好想要签名。”台下的乔一帆似乎有些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
“一帆,快克制一下,你眼睛在发光啊!!!大家已经向这边看过来了!!!”说话的是他的好朋友高英杰,此时正一脸紧张的四下张望。也不能怪他,因为现在乔一帆的眼睛中正冒出两束明亮的光芒,穿破黑夜,执着的打在台上叶修的身上。这是他的被动技能,“目光灼灼”,适合于夜晚侦查路线或是发出警报,但他毕竟是个新生,还控制不好自己的技能,激动起来难免会出现些小差错。

“对不起。。。”乔一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光线打在地上,烧穿出两个小窟窿。

我艹!激光炮么!

周围一片大惊,一阵窸窸窣窣后,以他为中心空出了一个圆。

( ○ Д ○)

乔一帆的表情看起来要哭。高英杰手忙脚乱的在一旁安抚着,“一,一帆啊,你也别太自责,大家都是新手,况,况且你的技能也挺好用的,比如。。恩。。比如上次我们打孔机坏的那次。。。哎,别,别哭呀,你看那个人,那个人一点事也没有。”
“恩。。”乔一帆抽泣两下抬头偷瞅着叶修,确实没什么问题,叶修云淡风轻的还坐在那里,一副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这个小插曲确实没对叶修造成什么影响,他这把年纪也算是油条中的老油条了,激光发出的那一刹那,他就分辨出这是哪种伤害,更何况魔法学院的袍子又不是塑料布,这种程度的光线挡一挡还是不在话下的,不过那个小孩,看起来确实是个不错的好苗子。叶修人还端端坐着,神却游到老远去了。

败家玩意儿。坐在一旁的冯宪君眼瞅着袍子烧掉的几根毛毛,肉疼的不行。如果要将魔法杖形容成冯宪君的二老婆,那这件魔法袍就算是他的小娇妻了,还是能用金屋藏的那种,平日里也就看看,上手摸还得带手套,今个儿借给叶修这土匪实属意外。他一面捂着胸口想着一面向一旁的张新杰使出个眼色,张新杰心领神会的点着头掏出一个小本本,找到叶修的名字,在工资那一栏的后面划掉了一个零。

“叶修,正事。”一旁的苏沐橙眼看张新杰又要犹豫着划掉什么,连忙出声提醒叶修。

“哦,对,正事儿。”叶修总算是回过神来,冲着底下众人微微一笑。

顿时一片哗然

学生甲:“你看见没,刚刚叶神冲着我笑了。。”
学生乙:“你想多了,那个人是我。”

坐在第二排正中间的周泽楷没有理会周围的吵闹,他只是把头上的帽沿又拉低了一些,好遮住自己通红的脸颊。前辈,真好看。

“请安静一下,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通知大家。”叶修继续微笑着抬起手,示意他有话要说。“我们学院杰出的魔法使,王杰希,荣获第七届魔法创新奖,第五届魔药研究奖,第五届最佳魔法使奖,如此杰出的表现值得所有魔法使学习,请大家为他鼓掌。”

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王杰希走上了颁奖台的正中央。

他的表情一点也不喜悦,甚至可以称之为悲愤或是生无可恋,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是不想说,是没法说,他被下了缚言咒,喝下了肌肉放松药水,现在手软的连魔杖都举不起来,还好这药水没作用在腿上,不然得坐着轮椅被人推上台来,落得个瘸腿王的外号,以后还怎么有脸见人。

这一切都是拜叶修所赐,可王杰希能怎么办,打又打不过,耍小伎俩一眼就被看穿,在叶大神面前只能像小兔子一样乖乖就范。
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王杰希愤怒了瞪了眼台下,正在刷手机的肖时钦打了个哆嗦,无辜的吸了吸鼻子,艾玛,躺枪。

“在为王杰希颁奖前,还有一件事情要告知大家,目前由于我们学院的魔女已全部借调,多数学员反应女性稀缺造成生活与学习上的不便,学院连夜研究后决定,定制一批女装,由我们的部分魔法使来暂任魔女角色,这批'魔女'由抽签决定,当然我们也支持自愿报名。”叶修眨巴下眼睛,继续道,“为了支持学院的决定,我们的最佳魔法袍搭配奖三连冠冠军得主王杰希踊跃报名试穿第一批服装,请大家为他的勇气与献身鼓掌。”

叶修说完望了眼王杰希,见他站着一动不动,疑惑了一下才恍然大悟道,“对哦,你现在手残。”

你才手残!王杰希简直要气到变形,他气鼓鼓眼睁睁的看着叶修走到他面前,一双修长的手搭上了他魔法袍的领扣。“没关系,我帮你啊。”那个人抿着唇温柔笑着,恶魔般的在他耳边低语。

王杰希仰起头,不让委屈的泪水从眼眶中涌出,尼玛,死了算了。

“老大,你脱个衣服怎么磨磨蹭蹭的,是不是绳子打结了?”包容兴等得不耐烦跳上台,“我来。”

“等等,包子,你。。”叶修话音未落,就见包容兴冲上来抓着衣服两边两手一扯,“呲拉”王杰希的魔法袍从肩上滑了下来。

“哎呀,对不住啦,衣服不太结实。”包容兴抱歉的吐吐舌头。

王杰希:。。。。请麻利的滚远,现在就滚。

王杰希孤零零的站在台上,叶修扶着额头,包子早不知道滚到哪去了,台下一片静悄悄。

。。。。

“杰西大神都这么有奉献精神,我也愿意。”终于,在一片沉静中,一个小粉丝举起了手。

“我,我也愿意。”高英杰也举了手。

“你看,效果多好。”叶修看着报名的众人,欣慰的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换来了对方一个大白眼,请你也滚远点,我想静静。

女装事件至此终于圆满结束,魔法学院从此也划分出了第三类别,女装大佬。

“女孩子的裙下有什么~。”叶修和穿着小裙子哼着歌的黄少天在员工食堂吃饭。闭嘴吧您,叶修发动了斜眼攻击。“我说你又没抽中女装,你穿什么裙子。”

“你不觉得很可爱吗?”黄少天笑嘻嘻的呲出一颗小虎牙,“给你摸摸也是可以的哦。”叶修继续扒饭,假装没听见。

黄少天被喷了一脸饭粒,他有些蒙,抬手抹了把脸,“你怎么了?”

叶修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了个方向,黄少天一扭头,顿时也明了了,哦,女装大佬韩文清。

韩文清是学校老师,但为了公平公正,也参与抽签,对于抽到女装这件事他本人是没有意见的,但明显别人对他的意见更大,毕竟有点辣眼睛。

韩文清端着餐盘走了过来,衣服似乎有些不合身,走动的时候衣摆向上翘起,露出了结结实实的腹肌,裙子前后摆动,大腿肌肉线条明朗,小腿紧实有力,似乎还有一些腿毛从袜子里扎了出来。

黄少天也喷了出来。

罪过罪过。见韩文清瞪了过来,他赶忙低头收拾桌子上的残渣,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老叶,喝饮料,喝饮料。”

“恩。”叶修接过黄少天递过来果汁默默吸了两口,开始研究怎么去和韩文清打招呼才不会发生尬聊。

还没等他想出个头绪,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糟糕,这饮料加了料。好你个黄少天,叶修撑住桌子,努力抬起眼皮,眼前的黄少天正无辜的摊着手,仿佛一切和他无关似的。又是一阵眩晕,叶修终于是没撑住一头栽了过去。

再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叶修躺在床上,揉捏着太阳穴,臭小子,下次逮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好容易缓过神,叶修终于是注意起不对劲的地方了,这哪? 他环顾起四周,一个没有窗户的小房间。

接着,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叶修挑了挑眉毛,看着站在眼前的一排人,他们是戴着面具的黄少天,戴着面具的韩文清,戴着面具的喻文州,戴着面具的张新杰。

“你们干嘛,以为戴个面具我就不认识了?”叶修好整以暇的坐在床上。

对方没有一个人说话,直到门再一次打开,戴着面具的周泽楷扛着一个大麻袋走了进来。“卧槽,你们要杀人灭口啊。”叶修有些不淡定了,接着他看见周泽楷从麻袋里掏出了一条小裙子,一条丝袜。

“哥是忧郁小猫猫这件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想看我女装可以直说,用不着特意来这么一出。”

周泽楷望过来一眼,没吭声,继续从麻袋里掏东西出来,一条条纹三角内裤,一个胸罩,一个条可疑的布袋,还有一些叶修从来没见过的小物件,零零总总摆了一地。

“不是吧你们。。。”叶修往被子里缩了缩,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看见韩文清走上前按住了他的腿,接着是黄少天,房间里弥漫的香气让叶修的脑袋突然开始晕晕乎乎,他喘着气感觉着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被脱下,感觉着不同的手在身上游走。“先换这个”他听见有人说了这句以后内裤就被退下,挤压和微凉的触感包裹住了他。难受。。。叶修挤出的一点生理泪水很快的被谁舔去,他像一条案板上的鱼,还没扑腾了两下就直挺挺躺床上任人宰割了。

然后,叶修从梦中惊醒。

他惊恐的左右看看后终于是长呼出了一口气,还好,只是个梦。

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叶修感觉到他的手指触到了一个硬帮帮的尖角。

什么东西?他从枕头下抽出了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信封没封口,叶修手一提里面的东西就掉落了出来,全部都是照片。

叶修呆坐在床上,抽了自己两个嘴巴,莫非梦还没醒?

不是吧,这么玩我?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