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all叶】猫物语(四)

*ooc
*一个充满喵喵喵喵和咪咪咪咪的故事
*怎么越写越长。。。。连楼冠宁都出来了哈哈哈哈,感觉要成动物园

孙哲平是被一阵猛烈的门铃声惊醒的。

他穿着睡衣,带着睡帽,扶着不怎么清醒的脑袋打开门,看见门口蹲着一只叼着笼子顶着鸟的狗和四只脏兮兮的猫。

哦,大概是还在做梦。孙哲平面无表情的呆了三秒,砰的一声又把门给关上了。

包容兴放下嘴里的笼子望向叶修,“老大,怎么办。”

“不怎么办,继续挠。”

“好嘞。”包容兴两只爪子往门上一撑,开始大力挠门,嘴里也不停着。

“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开门啊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啊,汪汪汪汪汪汪汪。。。。”

“嘿,黑大头你可以啊,节奏感挺强,我也来一段,嗷呜嗷呜嗷呜嗷。”

一时间,猫狗声连成一片。

孙哲平听着门外传来的声音,头痛不已,猛然间想起了与叶修初遇时的场景。

那是个夏天,好青年兼富二代孙哲平像往常一样甩着膀子在大街上遛弯。路过一家猫舍时,孙哲平神使鬼差的朝着玻璃那边望了一眼,这一眼足以让他被橱窗里正蹲在猫架上凹造型的黄少天吸引住目光,说时迟那时快,一只毛色蓝不蓝灰不灰的猫突然从猫舍里冲了出来,冲到他脚边时头一歪腿一伸就那么倒下了。

孙哲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绕开好了。

孙哲平小心翼翼的抬起一条腿,准备从猫的旁边绕过去,没想还没迈出一步,地上躺着的猫一个猛子跃起,爪子紧紧抱住了他的裤腿。

哦,原来是碰瓷。孙哲平恍然大悟。

人碰瓷孙哲平知道怎么处理,但猫碰瓷他还是头一回遇到。“甜甜圈要么?”孙哲平好脾气的蹲下身打开手中的塑料袋,从盒子里取出一只涂满草莓巧克力的甜甜圈。

猫没动。

“啊。。。火腿肠吃不吃。”孙哲平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半根昨天喂剩的火腿肠,朝着地上的猫伸了过去。

猫还是没动。

“难不成。。你。。”孙哲平神色有些莫测,他缓缓摸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接着,让他至今都忘不掉的那个瞬间出现了,吐着舌头半翻白眼的猫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高难度姿势扭过头叼住了他手中的钞票。

妈呀!猫精!富二代孙哲平在这一天被一只猫刷新了人生观。

在他的震惊中,猫舍的门开了,陈果风风火火跑出来,抱起叶修在它屁股上啪啪就是两巴掌,“对不起先生,我家猫也不经常这样的,请问您有没有什么损失?”她抱歉的问道。

“呃,没有。”孙哲平有些卡壳,他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只能尴尬笑笑,“它叫什么?”

“叶修。”陈果说这话时,叶修的目光已经从孙哲平身上挪到了他手中装甜甜圈的袋子上,它开始伸出舌头舔嘴,从左边舔到右边,从上牙舔到下牙,一圈接一圈。孙哲平感觉自己再不懂它的意思怕要被猫嘲笑是个傻瓜了,“这个你给它吧。”他把袋子递到陈果手中,站起身拍拍裤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件事虽说让孙哲平震惊,但没有足以影响他的生活。真*富二代该吃吃该玩玩,很快就把这场惊艳的相遇忘在了脑后。直到这一天,他被一群猫猫狗狗敲开了门。

“叶修你个小兔崽子怎么知道我家在哪的。”孙哲平蹲在门口,双手抱膝,目光紧紧盯着叶修。

“我是猫,张佳乐才是兔崽子。”叶修拿尾巴拍拍孙哲平的脚腕,轻车熟路的走进门和睡在窝里的张佳乐打了个招呼,“呦,晚上好。”

“又来了啊,这次干嘛。”

“洗个澡。”叶修来到卫生间门口,后腿在玻璃门上哒哒哒踹了三下,“大孙,开个热水。”

孙哲平彻底无话可说 ,叶修是个猫精,惹不起惹不起。任劳任怨的孙大爷洗完叶修洗周泽楷,洗完周泽楷洗黄少天,洗完黄少天洗喻文州,洗完喻文州洗包容兴,连乔一帆也顺带冲了一遍。

喘口气出来时,叶修已经钻进张佳乐的窝里睡得打起了呼噜。

张佳乐是只安哥拉垂耳兔,平日里被孙哲平捧在手心里都要傲娇一下,如今被叶修压在屁股下睡觉却毫无怨言,看来叶修这小混蛋没少来自家做客。

孙哲平一边想着一边把张佳乐从叶修屁股下解救出来。

“叶修你其实是个会说话的,猫妖?”

“我叫孙哲平。”

“我有只兔子叫张佳乐。”

“你变个人型看看。”

“你要是听懂了就把爪子放在我手上。”

叶修把爪子放在孙哲平手上,偏头看张佳乐,“你家大孙怕不是个傻的吧。”

“平时挺聪明,偶尔有点神经兮兮。”张佳乐咔嚓啃断一根小胡萝卜。包子在一旁看的口水都要流下来,“好吃不?”

“还不错,给你来一根?”张佳乐把面前那堆萝卜朝包容兴推了推。

“你们这群没良心的,把老夫一个人丢在这里。”客厅里魏琛孤独的蹲在笼子里略带心酸的听着卧室那边传来的吹风机嗡嗡声和包子啃萝卜的咔嚓声。

“我陪你啊。”一只波斯猫悄无声息的来到它面前。

“你谁?怎么看起来一副很有钱的样子。”魏琛上下打量一番。

波斯猫噗嗤一声笑了,“我叫楼冠宁。”




评论(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