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all叶】猫物语(五)完

*ooc
*一个充满喵喵喵喵和咪咪咪咪的故事
*第四篇还说越来越长,第五篇突然就完了,哈哈哈哈,我大概是个骗纸了。

“姓孙的是你铲屎官?”魏琛问楼冠宁。

“不,只是暂住,我家那个去马尔代夫了,托孙哲平照顾我。”

魏琛不知道什么是马尔代夫,它现在只想赶紧摆脱这破笼子然后出去吃个饱。

“兄弟,帮个忙。”它对楼冠宁说。

“可以。”楼冠宁胸有成竹的点点头,酝酿了一下,接着发出一声被踩着尾巴般的惨叫声。不明所以的魏琛被这声惨叫吓得一屁股坐在笼子里,不止是它,孙哲平也吓着了。

“我去,小祖宗你能不能消停会。”孙哲平从卧室匆匆赶来,手里还拎着毛巾和吹了一半的黄少天。

楼冠宁见他来了,满意的点点头,用爪子拍拍笼子示意孙哲平,你看,这还一个呢。

身心疲惫的孙哲平与笼子里刺毛乱炸的魏琛对上了视线,“是你?”他想起最近传出有只大肥橘猫四处调戏母猫的案例,顿时有些不确定的疑惑。

不是我。

魏琛挪开目光躺在笼子里装无辜。

魏琛当然知道孙哲平在说什么,开玩笑 ,这个时候认帐不是找死么。

好在孙哲平听到的不多也没有相关于魏琛的描述,所以他只是怀疑了片刻后便拿出老虎钳认真去研究如何绞开笼子了。魏琛对粗神经的劳动小能手孙哲平喷喷称赞,“这人不错。”

“那是。”楼冠宁骄傲的左右摇晃两下尾巴,“我们可算是老相识了。”

东方泛起鱼肚白,整装待发的叶修一行没有吵醒在沙发上睡着的孙哲平,只是简单的向张佳乐和楼冠宁道了别。

“老魏你打算去哪儿。”叶修问魏琛。

“老窝怕是回不去了,现在肯定有很多人等着收拾老夫,老夫去你那避避风头。”

“行。”叶修回过头清点人数,估摸下方向后带着浩浩荡荡的大部队踏上了回猫舍的路。

陈老板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坐在沙发上发呆。

闹钟坏了,猫舍里少了四只猫,她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怎么回事。不用说,叶修那臭猫肯定又出去浪了,至少这还是她打开门前的想法。打开门后她发现过去自己太低估叶修的水平,因为这次它不仅带着小伙伴一起出去浪,还浪回来一只大胖猫,一只傻乎乎的狗,和一只可怜兮兮的玄风鹦鹉。

陈老板顿时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但陈老板是个好心的老板,更何况这些小动物身上也散发着讨人喜欢的香喷喷味道。“呃,那就先住着吧。”她说。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叶修偶尔想想其实这样也不错,给黄少天舔舔毛,吐槽两句喻文州的黑脸,和周泽楷团在一起睡午觉,带着乔一帆短途旅行,打打闹闹之中好像时间过得飞快,它满足于这样的生活。

直到后来,一个叫江波涛的男人接走了周泽楷,一个叫卢瀚文的男孩子接走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大大小小的猫咪逐一被接走,或是满鬓白发的老人或是欢呼雀跃的孩童,叶修目睹每一个手续的交接,不动声色的接受着每一个离去的事实,一切似乎没有变化,一切又在悄悄的改变。

苏沐橙坐在空荡荡的猫舍里给叶修顺毛。“大家都走啦,你会不会寂寞,要不要和我一起走?”她问叶修。

叶修眯起眼睛,望着远处打成一团的魏琛和包子,打了个大呵欠,“算啦,年纪大了喜欢在家呆着,这不还有它们陪着我么。”

苏沐橙还想说些什么,门外忽的响起几下不规律的敲门声。她走上前推开条门缝,几个小脑袋争先恐后挤了进来。

叶修从椅子上跳下来抖抖毛朝门那边走去,我才没有寂寞,它说。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