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

年纪大了,只想多吃些甜的

【喻叶】旅行者(完)

*ooc
*吭哧吭哧写完了
*这回是个完整的小故事了
*嘻嘻,爱你们


喻文州忙着在小厨房里做早餐。

烤面包机发出叮的一声,香肠翻滚在滋滋作响的锅子里,另一边的煎蛋咕噜一声冒起白泡,随着金黄的蛋液缓缓从破口处流出,盐和蛋混合的香气充满了整个房间。

“要糊了。”叶修端着盘子眼巴巴守在一旁。喻文州笑着唔了一声,手中的锅铲一翻,煎蛋便稳稳落在右边的盘子里。

“溏心蛋也不错,我喜欢。”叶修接过盘子,想了想又从冰箱里取出了半罐草莓酱。很好,日期是三月份,距离过期还有个两月。

“太凉了,你肠胃受不了,少吃一些。”喻文州没回头,抽着空细心叮嘱的同时将手下的白菜心切成细丝。

“我靠,这都知道,你背后是长了眼睛么。”叶修嘀咕着靠着桌子坐下,拧开瓶盖将果酱均匀涂抹在面包上。

就在他认真做这件事的时候,方锐从楼上跑了下来。

他像是生了大病一般脸色惨白,呼吸急促,鬓角湿漉漉的贴在脸侧。“叶修,老魏,老魏也消失了。”

“魏琛?他怎么了?”叶修茫然的抬起头。

正在切小香肠的喻文州听到这话也放下了手中的刀,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坐在叶修旁边,他的眉毛紧皱着,表情带着点严肃。“你说详细点。”

“你。。我。。”方锐张了张嘴,扭过头看向喻文州。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耳鸣,疲惫使他眼睛里布满血丝,为什么是“老魏也消失了”,巨大的违和感在那一刻击中了他。

有哪里不对

得好好想一想

方锐急促的喘出几口气,他的嘴半张半合,像是条因搁浅而缺乏氧气的鱼,正绝望的挣扎着。接着,就是沉默,像是在理清思路,或是在找合理的措词。

“你。。。喻文州,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

文州? 没等叶修琢磨明白方锐话里的意思,喻文州早已飞快的起了身,他右手撑住桌子,左手修长的食指抵在叶修唇边。“嘘,我来。”他说。

相比于方锐的慌张与咄咄逼人,喻文州显得更加的镇定、游刃有余。

“我在这里是因为我就住在这里。”

“什么时候。”

“一个月前,我向叶修告白了,我们现在是情侣关系,正在同居中。”

“喻文州?”叶修吃了一惊,手中的玻璃盖骨碌碌滚了两圈,停在桌角。

“不对,不是这样的,这太奇怪了。”方锐焦虑抓了两把头发。“我们是荣耀第十赛季的总冠军,我是兴欣的副队长,是首席气功师,我应该站在战场上,而不是在这里。”

荣耀,兴欣 。叶修瞬间一个激灵从头打到脚,不对,这里是哪里。他开始疑惑的环顾四周,接着他被喻文州从身后搂住了。

喻文州的手安抚的放在叶修的肩膀上,嘴唇贴近他的脸颊,小声耳语,“别怕,我在这里。”

不远处的方锐仍然哆嗦回忆着他与“荣耀”之间的联系,他打了几场比赛哪场输了,哪场发挥超常,甚至连魏琛哪天早上将没洗的臭袜子塞进床缝里这种事都想了起来。

叶修听着想笑,喻文州离得太近,头发蹭得他有些痒。叶修侧开些脑袋,从裤兜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方锐,借个火。”

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人回答他。

叶修的手顿了顿,他沉默了一会儿,从桌子上的收纳盒里取出一根火柴点着了烟。几缕灰色的烟雾在他胸腔里转了几圈,又被缓缓吐了出来。“方锐也消失了么。”

“恩,出现了排异反应。”喻文州把椅子搬到叶修对面,面对着他,温和的解释道。

“什么是排异反应。”

“就是做出和这个时间线设定不匹配的举动。打个比方,方锐在这个时间线的设定是'目前借住朋友家,从不玩游戏但爱泡酒吧的失意青年',但他早上和魏琛通话后便一直试图登录游戏帐号,他的举动不符合他的设定,所以出现了排异反应。再比如说,你的设定是'正在和喻文州热恋的知名平面设计师',如果这个时候我吻你,你不能拒绝。”

“咳。”叶修被呛住了,“文州。。先不说这个,照你这么说我们都是来自于别的时间线,那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又如何去回到正确的时间线。”

“我不知道。”

喻文州苦笑了一下,向叶修摊开手,掌心向上,“如果我能完全想起来,我就不在这里了。”

“叶修,我们的时间线和时间点都是不一样的。”喻文州重新坐直身子,“我的记忆力没有你们,也没有荣耀。”

“那你和我怎么。。。。”

“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喻文州像是想起什么美好的回忆一样,嘴角啜了点笑意。“从第一次见面后我就打听了你工作和住的地方,找机会和你接触,后来认识了你的朋友们,我观察了你们一段时间,发现你们分部生活记忆相似却又存在着偏差,所以我断定你们是来自同一时间线的不同时间点。”

喻文州缓缓握住了叶修的手,他低下头在手背上虔诚的印下一吻。“不管怎么样,感谢上天让我遇见了你。”

叶修的耳根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呃。。呃。。所以只要想起自己所在的时间线就能回去了是么?”

“可以说是这样,但前提是必须记忆准确完整,不然会被送去错误的时间点,一个时间点是不允许有两个'你'存在的,所以错误的那个存在会被迅速的抹消掉。”

“文州你。。。你去过几个时间点。”

“很多很多,不同的时间线和时间点,它们让我的记忆变得混乱,我已经记不起我到底来自哪里了。”

“但叶修你不一样。”

喻文州把叶修从椅子上拉起来,打开门,牵着他走进屋后的小花园里,那里长满了一丛又一丛的含苞欲放的月季花。

“你的记忆刚开始苏醒,不要着急,慢慢想,总能回去的。”

叶修蹲下身,摘下一枚花瓣放在手里搓捻,半晌,他才缓缓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早就知道了呢。”

“哦?什么时候。”喻文州倒是看起来不怎么惊奇,“我早该想到的,毕竟你这么聪明。只是你。。。”

你为什么要陪我演这么一出戏

仿佛猜到喻文州想说什么一样,叶修站起身,飞快的在喻文州嘴角上落下一个吻。“因为我也喜欢你。”他认真的说。

“你真是。。”喻文州把叶修揽在怀里,细碎的吻落在他的额角,眉毛,眼睛上。“你得回去。”他红着眼,心脏像是拧巴在了一起,疼得厉害。但即使是这样他仍然没有松开搂住叶修的手,反倒更加更加紧紧的按着他,仿佛此时只有将他揉进身体里才能缓解这难以言述的焦躁与疼痛。

“我知道的。”叶修的声音从他怀里闷闷的传出,“我在想怎么样道别你才不会太难过,但现在看来我仍然做的不够好。”

“没有,是我不好,没有早点察觉。”喻文州松开手,仔细观察着叶修的表情,接着他取下挂在脖子上的一枚戒指塞进了叶修的手里,“我是时间旅行者。”他笑着说。“你不在了,我就去有你存在的地方 。”

“再见。”在落日的余辉下,喻文州吻上叶修的嘴唇。





叶修缓缓睁开眼。他听见身边吵杂的声音,紧接着一张放大的脸出现在面前。“你总算是醒了,哥!”是叶秋。

“我睡了几天”叶修问

“两天,可把我担心坏了。”

啊,是了,他们一起开庆功宴,回去的时候发生了连环追尾事故。

“喻文州呢。”叶修想了想又问。

“喻文州?啊,你说昨天守着你的那个?他太累了,我就让他回去休息了,怎么,你要找他?”

“恩。”

叶修闭上了眼睛,他收在被子里的左手紧攥着一枚戒指。他的表情温和,嘴角微微翘起。

“我有好些话迫不及待想和他说。”



#有些仓促,可能没把意思写的很明白。

#设定:一个身体只能有一个灵魂,当存在两个灵魂时,记忆就会出现碰撞,当其中一个灵魂对自身产生怀疑时就会出现排异反应,并产生灵魂穿梭,如果能记起最初的记忆,就能回到最初的身体里。

#叶修车祸,然后灵魂穿梭了时间线和时间点,最后落在了“存在对他一见钟情的喻文州世界”的身体里。这个世界里的喻文州也是灵魂穿梭,而且之前穿梭过很多次,导致他记忆出现了偏差,没有办法回到最初的身体里。

#灵魂穿梭的喻文州爱上了叶修,他想留住叶修,阻止他穿梭

#灵魂穿梭的叶修发现了事情的真像,但他没有离开,因为他也爱上了喻文州

评论

热度(21)